何如璋不是日本間諜


何如璋不是日本間諜

?

——駁張偉《清首任駐日公使竟成間諜》及孔祥吉等著《罕為人知的中日結盟及其他》

何言歡/何恒封

?

《環球時報》于2005218日第23版“史海鉤沉”中,登載了張偉撰文《清首任駐日公使竟成間諜》。經我們何如璋后代向其提出質詢后,張偉在答復信中說,他是依據孔祥吉先生和[]村田雄二郎合著的《罕為人知的中日結盟及其他》一書寫這篇文章的(以下對此書簡稱《罕》書)。經我們查核,認為《罕》書中說何如璋提供情報給日本人之事,存在著種種問題。

 

首先要指出,《罕》書中圖三、圖四(即第一件密報和第二密報)的文字,不是何如璋寫的。我們存有何如璋寫給父母親的家書,其字跡與《罕》書圖三、圖四的字跡完全不同。經我們請原新疆公安廳鑒定員李笑千同志作對比檢驗結果,認為《罕》書中的“駐日公使何如璋向日本情報人員呈遞的第一件密報和第二密報的字跡,均不是何如璋本人書寫”。現將何如璋親筆家書的復印件及字跡特征比對表(復印件)附來。何如璋的親筆家書曾由多位記者、教授拍攝過。其中有《福州晚報》劉琳記者、南開大學吳振清教授等。

 

此外,《罕》書還有下列問題:

(一)《罕》書說,何如璋送給日本人的兩封密信“書寫于‘大清國日本公使館’的信箋上”。但書中作為依據的圖三、圖四里面所顯示的,卻是書寫于“在清國日本公使館”的信箋上,就是說把“在”字改為“大”字。“在清國日本公使館”是日本駐清國公使館。而“大清國日本公使館”則是清國駐日本公使館。“在”和“大”二字,既不形似,又不偕音,絕非審稿、校對之誤。作者這樣改動便會使人產生錯誤的聯想。因為何如璋曾任大清國首任駐日公使,那么寫在“大清國日本公使館”信箋上的文字,自然就會使人聯想到是何如璋所為了。這是不應有的嚴重問題。

 

(二)《罕》書中圖三的原文是:“李爵相鴻章由上海三次五百里陳奏越南事件,原折系皇太后存留宮中,除軍機大臣以及總理各國事務衙門大臣得以籌劃商辦外,其余臣工概不得與聞。漫云百余金,即數百金,亦無從得其底稿,萬難設法,有負委任,尚望原情格外。總理各國事務衙門大臣主戰者多,主和者少,至六部九卿科道等官,亦各有議論,無從得知,不敢妄言”。對此,《罕》書寫道:“至于他(指何如璋)所說,‘漫云百余金,即數百金亦無從得其底稿。萬難設法,有負委任,尚望原情格外’。說明他(指何如璋)確實已經拿了日本情報人員的‘百余金’,否則不會說出‘有負委任’,‘尚望原情格外’這樣低三下四的話來。”我們認為《罕》書這樣妄測描述,實在是太武斷了。從上述字跡對比看來,我們認為圖三中的文字不是何如璋寫的,他是不會說這樣低三下四的話的。是作者以主觀愿望作出的武斷推理。

 

三)《罕》書中圖四的第二件情報內容是“前日周炳麟來訪何侍讀,炳麟蓋在越南數日前歸京者也,侍讀向彼訪西貢、河內、東京等之事,其所答不甚分明,亦無奇聞可稱。炳麟又問侍讀曰:琉球之事如何?侍讀曰:議論紛擾,總要打仗而決已。昨日又有人來問越南事。侍讀曰:吾聞似歸和議,左中堂不要起行,李中堂上書,書中所言,吾亦不得聽之云云”。可以看出圖四中的文體,是第三人稱的談話記錄文體。假如是何如璋寫的,他絕對不會自稱侍讀。顯然是另一個人寫的。這個人是與日本人聯系的提供情報者,是與何如璋有交往的人,才會知道與周炳麟談話的內容,很可能在何與周談話時,這個人就在旁邊。有的學者僅因日本人在后面注了一句“侍讀者乃何如璋”,不加思考就信以為真,竟然會忘記行文述說的基本區別常識,這是令人難以理解的草率行為。《罕》書中第257行有“侍讀問彼訪西貢”句。此句在圖四的第2行,原文是“侍讀向彼訪西貢”,在第25頁日文批注的譯文中,卻將“向彼”改為“問彼”。按中國人寫文章的習慣,寫這類事情是不會用“向彼”二字的。這就可以說圖四的文字是日本人寫的。同時要研究“內報二字的解釋,《罕》書說,“內報者,蓋情報之謂也”。這種解釋實在是武斷的。我們認為“內報”應解釋為“內部報告”。圖四的文字是由日本駐華使館人員寫的送日本外交部的內部報告。

 

又圖四的日文批注中有“寓居”二字,但在《罕》書中第251213行的批注譯文中沒寫入這二字。我們認為這段批注的中譯文應該這樣寫比較準確:“右者是何如璋寓居中的談話,經井上生致渡部書記生之內報也,侍讀即何如璋”。《罕》書不將“寓居”二字寫入譯文中,豈非有斷章取義之嫌?

 

四)從圖三、圖四的內容看來,只是一般的談話,以及婉言拒絕地說李鴻章的奏折底稿是再多錢也買一不到的,并無什么重要情報。但是,《罕》書中說“日本外務省官員對此(指圖三、圖四情報)非常重視,幾乎每個字都用假名注明讀音,許多過目者都按慣例,在閱過后,于正文旁邊簽字或蓋章”。然而,從圖三、圖四所顯示的情況看,并沒有假名注音,也沒有閱過者的簽名蓋章,只有圈圈點點而已。

 

五)凡當間諜都是不顧國家利益,只求私利,貪得無厭的人。而何如璋則恰恰相反,是處處為國家利益著想,為官清廉的人。他在駐日本期間,雖身居異國,而常懷赤子之心,每見外人有不利于我國的舉措,即頻頻上書,力陳建議,期挽危局。這些事不在他的職權范圍,可以不過問。但由于他有一顆強烈的愛國心,驅使他這樣做。正如他在《再與總署論練兵籌餉書》中寫的:“如璋才識短淺,軍國大事,尤不應妄議。顧念外侮日深,朝夕焦慮,縷縷愚忱,謹以上達”。他在駐日本期間,曾向清朝廷及總署上書十余次。而且何如璋也是清廉的,他是一個既愛國又清廉的人,怎會成為日本間諜呢?(何如璋愛國清廉的事例,詳見附件《愛國清廉的何如璋》)

 

六)關于張偉先生,我們要對他提些意見:①在《罕》書出版后,有的學者看到該書中有何如璋送情報給日本人的內容后,只是說:“是否屬實,尚須考訂”。而張偉卻加枝添葉地大肆宣揚。一篇短文竟用《清首任駐日公使竟成間諜》大字標題,在《環球時報》上發表。并加上了“發現了一個天大的秘密”、“何如璋的漢奸嘴臉暴露無遺”、“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等字句。②經我們向《環球時報》編輯部提出質詢后,張偉曾給我們一封掛號復信。但在信的末尾不署他的姓名,也不注明發信月日。我們只能從信封上的郵戳里看出發信時間是2005611日。我們曾以電話請《環球時報》編輯部吳薇同志,要張偉再寄一封有他自己簽名的信來,他一直不照辦。③張偉在答復我們的信中,只附來《罕》書圖三的復印件,卻不將有關鍵性的圖四復印寄來。

對張偉先生的上述行為,真不知該如何評論才洽當?

?

? ?????????????????????????????????????????????? 何如璋之孫:何歡言? 何恒封

???????????????????????????????????????????????????????????????????????????????????????????????????????? 2005926

 

?

附件:《愛國清廉的何如璋》

②何如璋親筆家書(復印件)及字跡對比鑒定書(復印件)。

???? ③孔祥吉等著《罕為人知的中日結盟及其他》書中第2431頁(驚人的新史料發現)及圖三、圖四,有關何如璋部分(復印件)

????????????????? 通訊地址:廣東省大埔縣湖寮鎮雙坑村何歡言收,郵編:514200

????????????????? 電??? 話:0753—5597996

?



华人娱乐秒秒彩技巧 康乐县| 深水埗区| 武功县| 荥经县| 临澧县| 锦屏县| 离岛区| 东安县| 安平县| 大英县| 荆门市| 高邑县| 荣昌县| 灵璧县| 兴化市| 达尔| 桃源县| 桦甸市| 蕲春县| 泗洪县| 化隆| 阿鲁科尔沁旗| 宁陕县| 天镇县| 钟山县| 太原市| 明水县| 安顺市| 黄浦区| 东宁县| 兴宁市| 清涧县| 霍林郭勒市| 泸州市| 永宁县| 连平县| 榆林市| 湖南省|